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聯系我們  
 
 
 
首頁|集團概況|新聞中心|黨建工作|安全生產|人力資源|職工之家|共青團|黨風廉政|安全心智|陶山警風|回音壁|權屬單位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行業資訊>>正文
煤電預警“全面飄綠”引爭議
2020年03月25日  
[字號: ]

2019年夏天多地尖峰負荷緊張,此次下調多地煤電充裕度預警等級,或為尖峰時段出力,或作為特高壓配套電源使用。

局部時段、局部地區發生錯峰限電,完全可以通過需求側管理解決,很多地方的需求側管理還沒開始發力,而且現在電力系統供應更柔性、靈活,不需新增裝機即可解決上述問題。

國家能源局《關于發布2023年煤電規劃建設風險預警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日前下發,《通知》明確,除山西、甘肅、寧夏、黑龍江、吉林五省區外,其余省份、地區2023年煤電裝機充裕度預警指標均為綠色等級,充裕度預警綠色地區較上一年度繼續增多。

對于這份幾乎“全面飄綠”的預警結果,有業內專家認為,這具有很強的風向標含義,也使“十四五”電力規劃中煤電的定位與路徑更加“撲朔迷離”。記者了解到,目前全國煤電產能依舊過剩,2023年下調多地煤電裝機充裕度預警等級,業內高度關注煤電新建的必要性。如果因幾個小時尖峰負荷緊張建設煤電機組,按目前煤電的盈利情況,如何保證經濟性?“十四五”期間煤電又該如何定位?

是否有新建必要?

據2015年各級環保部門公示的燃煤電廠報審容量統計,2014年新建煤電裝機合計高達1.69億千瓦,即2014年煤電項目核準權下放一年后,地方能源主管部門核準的煤電項目超過前三年總和。2016年初,有關部門陸續下發文件為煤電“踩剎車”,停建緩建1.5億千瓦新增煤電項目。

對比2019年4月發布的《2022年煤電規劃建設風險預警》,2023年風險預警繼續下調多地煤電裝機充裕度預警等級。其中,黑龍江、吉林、新疆從紅色調至橙色,遼寧、福建由橙色降為綠色,山東、內蒙古蒙東地區連降“兩級”由紅轉綠。

對于在產能明顯過剩情況下實施“松綁”,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2019年夏天多地尖峰負荷緊張,此次下調多地煤電充裕度預警等級,或為尖峰時段出力,或作為特高壓配套電源使用。

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目前約有2000多萬千瓦應急備用電源還在‘曬太陽’,‘準生’了卻沒‘轉正’。再者,還有約1.2億千瓦的自備電廠并未放在‘大盤子’里統籌。電力系統中20%的煤電裝機可共享,約有2億千瓦,按目前每年全國高峰時段接近1億千瓦的缺口,大致需8000萬千瓦左右煤電即可搞定。”

“局部時段、局部地區發生錯峰限電,完全可以通過需求側管理解決,很多地方的需求側管理還沒開始發力,而且現在電力系統供應更柔性、靈活,不需新增裝機即可解決上述問題。”上述知情人士補充道。

經濟性如何保證?

目前,煤電企業的經營壓力依舊高企。2016年三季度后,電煤價格大漲,煤電企業當年利潤幾近腰斬,2017-2019年連續三年大幅虧損,雖然中電聯CECI電煤沿海指數2019年第四季度開始低于570元/噸,但年度平均綜合價仍高于“綠色區間”上限。今年1月1日起,新的“基準價+上下浮動”煤電定價機制正式實施,煤電企業利潤空間再次受到擠壓。

如果大幅新建煤電機組,煤電企業如何保證經濟性?華北電力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袁家海直言,這份《通知》的經濟性預警結果難以服眾。“在多半省份煤電虧損、利用小時不斷下探的背景下,背負償本還息壓力的新建煤電機組難有經濟性。”

袁家海表示,在機組利用率無法顯著提升和國家降電價政策影響下,寄希望于煤價大跌來獲取發電利潤不現實。“繼續新建煤電勢必進一步拉低存量煤電機組的利用率,將當前半數虧損的煤電行業推向全面虧損的深淵。”

此外,袁家海認為,該《通知》并未充分體現環境約束作用。資源約束指標是基于大氣污染排放物、水資源、煤炭消費總量等約束進行綜合評價的,但2023年的規劃預警中并未真正按照約束進行考量。“2023年紅色預警區域僅為《關于印發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的通知》確定的重點區域,集中在京津冀和長三角。水資源匱乏的‘三北’地區,需要進行生態治理的黃河流域,承擔區域性國家發展戰略的珠三角大灣區和海南生態旅游島等都有嚴格的環境約束限制,但這些區域卻亮起了放松環境約束的‘綠燈’。”

除經濟性外,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煤電利用小時數今年或跌至4000小時以下。“按中電聯《2019-2020年度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2019年煤電利用小時數為4416小時,如若按目前的數量再增裝機,今年年底煤電利用小時數可能跌至3000多小時。”

“十四五”煤電咋定位?

此次預警放開“閘門”,會否重蹈2014年煤電項目審批權下放的“覆轍”,加劇“十三五”產能過剩,從而導致煤電供給側改革的努力付之東流?《通知》發布再次引發“穩煤電”“退煤電”“限煤電”爭論。

“根據目前的形勢判斷,煤電建設步伐仍要從嚴從緊、嚴控新增。”袁家海表示。

一份華北電力大學課題組的研究指出,在電量上,“十四五”新增的電量需求完全可以由風電、太陽能和核電等清潔能源提供,煤電不需額外新增出力;從電力上看,在個別負荷缺口較大的省份,增加少量煤電機組,并綜合采用需求響應、省間優化調度等手段完全可以滿足未來的負荷需要,不需要大規模“開閘”。

上述知情人士補充道:“嚴控增量、優化布局的基礎上,煤電做好靈活性改造足矣。”袁家海對此表示贊同:“政府出臺有效政策推動更多的機組實施靈活性改造、熱電解耦改造,推動更多的煤電企業主動調整其市場定位,將有力緩解當前電力行業中存在的沖突和矛盾,真正實現電力行業的高質量發展。”

上一條:2019年焦化行業運行情況
下一條:構建“中國特色”煤炭利用之未來
關閉窗口
 
熱點文章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版權所有:山東能源肥城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內容維護:山東能源肥城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宣傳部

 ICP備案號:魯ICP備19049211號

您好!您是第 位訪問本站的人!
吉林11选5杀号技巧